背景故事介紹
   
希望和死亡之領土 — 太陽系
    人類在首次探索銀河系中,成功取得了突破,為了致力於發掘銀河系,放棄了數百年來位於南極所進行的研究項目,南極逐漸變成了宇宙探索人員的培訓場。
    當人類第四次探索銀河系成功之後,南極已不再是人們關注的焦點,而成了好奇的探索者和引退的科學家們消遣的地方。人們反倒對遙遠的宇宙充滿無限遐想,嚮往這個比南極更遙遠、更神秘的空間。
     在當時科學界的傳統觀念中,地球上已經不存在未知生物,但有位退休的生物學家索波克,正全力的研究著地球上一種未知病毒「阿肯病毒」。
    索波克是阿肯學會的成員,阿肯即「神秘」之意。這個學會由一群喜歡神秘考古的科學家和業餘愛好者組成,研究著非主流科學,所以這個學會也被主流科學界諷刺地稱為「供暴發戶消遣的無聊學會」。由於沒有得到權威學術界的認可,學會中科學家的項目分析結論,常遭到大眾的貶低和冷落。
    新型神秘微生物「阿肯病毒」,發現於南極地下數百米的凍土層中。它燃起索波克身為一個科學家本能的研究熱情。這種發現地球上新物種的興奮感,讓索波克帶著阿肯病毒回到了實驗室。在索波克的實驗中發現,歷經千年後,神秘的微生物在能量消耗最小的冬眠狀態中,仍維持著生命跡象。而沉睡中的阿肯病毒感受到溫度的一剎那,在索波克尚未發覺的情況下,悄悄地甦醒了。
     索波克小心翼翼地將冰塊一點點融化,心中充斥著發現地球新物種的興奮感,及在人類科學史上流芳萬世的期待感。隨著冰體融化,索波克萬般沒想到,毀滅性的災難正即將展開…。
    解凍的瞬間,阿肯病毒迅速侵入索波克的大腦,數小時後,發熱和失心症狀越來越嚴重,而且同時在索波克的其他同事中擴散開,不到一天的時間,整個研究中心全體淪陷。病情愈來愈惡化,受病毒感染的人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眼睛佈滿血絲,臉上失去人類的表情,獸性被逐漸顯露,研究人員互相撕咬、殘殺,最後,研究中心剩下的,是佈滿地面的血跡,跟成堆的屍體。
     定期前往南極的物資運輸艦來到了研究基地,映在貨運人員眼簾的不是歡迎,而是成堆的腐敗屍臭。更可怕的是,病毒隨著運輸艦,降臨到了人類其他的聚居地。惡魔帶來的病毒在人群中迅速擴散,世界,陷入了無盡的殺戮和血腥。
    唯一慶幸的是,病毒爆發的消息比病毒本身擴散來的快,位於太陽系火星、木星、月球等基地的人類,為了遏止全人類邁向滅絕,向地球發射了仍在實驗階段、尚未通過標準的強極放射性武器。沒想到,此舉卻比病毒本身更具殺傷性,過量的能量離子雲毀滅了包含地球在內的太陽系所有生物,不到7天的時間,太陽系文明已步入歷史。發生在西元曆4200年。
   
潛伏與重生
    移民到其它星系的人類,很快地觀測到地球毀滅的信息。大量的曲速救援艦艇來到地球,準備進行大規模搜救。但此時的太陽系僅剩的,是地獄般的景象。死亡的核塵埃籠罩在地球上空的大氣層,抬頭完全看不見一絲藍色;綠色植物被核凍土所取代。救援隊很快意識到,在地球上尋找生還者,根本是緣木求魚。
    太陽系毀滅後,新的人類社會中心「B-13」地區在第四次銀河開發計劃中建立起來。而「B-13」地區的政府,將神秘病毒引起的極端好戰性和精神分裂症,稱之為「瘋狂綜合症」。同時,銀河系立法規定,全星際人類嚴加禁止接觸和研究的此病原體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人類逐漸忘記了太陽系的慘劇,在銀河系開始了新的生活。
人類的好戰性
    擬古主義學會的會長-島玄博士,一位居住在拉布蘭(Labrum)的人類歷史研究學家,同時也是一位取得生物學、人類學、考古學等諸多學科博士學位的超能學者。但行徑怪異的他,常被學術界評價為怪胎和瘋子,且一直被譏笑著擬古主義學會的存在性。
    擬古主義學會主要研究人類歷史上曾經存在過的文明和奇跡,如:亞特蘭提斯文明(Atlantis)、復活節島上的摩艾(Moai)石像、英國史前巨型石柱(Stonehenge,英國威爾特郡附近的史前巨型石柱)、上古時代的海底MU文明等。即使在已研究出曲速科技的高度科學之下,科學家仍然對一些對於人類起源和滅亡的解釋無法滿意。如同復活節島摩艾(Moai)石像的解釋,就無法讓島玄博士滿意,不知是神明的存在,還是利用超自然能力建立,所超越時代文明的產物?
     對人類歷史有著深入研究的島玄博士,最後將目光鎖定在導致地球毀滅的阿肯病毒上。幸運的是,島玄博士得到了索波克發狂前對病毒的分析數據,和救援隊所記錄的瘋狂綜合症研究資料。根據這些資料,島玄博士最後做出大膽的假設—眾多文明的毀滅,是因為這些神秘病毒入侵,人類喪失理智與人性後,導致文明和活體的毀滅。數萬年來的地殼變動,阿肯病毒被埋藏在地球凍土層中,雖然歷經數萬年的歲月流逝,瘋狂綜合症的病原體不但沒有消失,反而潛藏在人類的基因中,潛移默化地誘發著人類好戰的性格。
     自然界中並沒有利爪鋼牙,人類之所以能夠支配萬物,依靠的就是好戰的本性。沒有生存威脅的情況下,再殘忍的獅虎也不會傷害同類,而人類具有比野獸更殘忍的好戰本性,也只有人類,才會在沒有生存威脅的情況下殘殺同類,這點上來看,人類的真面目比任何猛獸更好戰、更殘酷。
     與奇跡文明相關的摩艾(Moai)石像,讓島玄博士對神秘病毒有了新的想法。無論是傳說中建立了高度精神文明的亞特蘭提斯(atlantis),還是創造了高度機械的奇跡文明,在神秘病毒面前,都平等地毫無招架之力。這讓博士推斷:該病毒的起源絕非地球,而是來自未知太空的,某個更加高級的文明生物體。特別是在巨石柱等來歷不明的巨石周圍,發現外星生物留下一定規則的痕跡後,島玄博士對自己的推測更加堅信不疑。
     總結研究結果後不久,博士發表了《太陽界悲劇和阿肯病毒起源》論文,令人失望的是,論文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,主流科學界反而嘲笑抨擊他的理論。諷刺的是,在此起彼落的笑聲中,人類同時也放棄了生存的最後一線生機。